爱花城 爱花城

爱花城阅读标签:诗歌

  • 南城北马
    杨曾宇
    • (7)
    诗歌原创
    6.80元

    杨曾宇诗作选辑,作为一本“小诗集”,它呈现了杨曾宇诗歌写作中的多种可能性,记录了她近年诗歌写作的精神现场,也见证了她的成长和飞跃。

  • 安然诗选20首
    安然
    • (5)
    诗歌原创
    免费

    乡情。亲情。

  • 他要在海边浣洗落日
    郑智杰
    • (5)
    诗歌原创
    1.00元

    选择了本人近几年创作的部分诗歌作品,多源于对日常生活的感悟和思考

  • 童七的诗
    童七
    • (4)
    诗歌
    2.00元

    童七的第一个诗歌集。

  • 故事换了一种讲法
    范俊呈
    • (3)
    诗歌原创
    2.00元

    作者14年至17年的对诗歌的尝试,或许这种尝试是无效的,但时至今日,这种尝试还在无尽地延续着。

  • 折柳
    戴建浩
    • (3)
    诗歌原创
    1.00元

    《折柳》是90后诗人戴建浩的古体诗词选集。《折柳》是告别仪式。从一开始的拟古逐渐到如今专注于现代诗的创作,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 在白马庄
    彭然
    • (3)
    诗歌原创
    5.00元

    彭然诗歌精选。

  • 艾叶的诗
    艾叶
    • (3)
    诗歌
    2.00元

    艾叶的诗——二十首

  • 城与土
    柳燕
    • (3)
    诗歌
    2.00元

    这些诗歌习作虽然稚嫩,然而它们都是走心之作。 献给我的父母。

  • 变奏
    丫丫(陆燕姜)
    • (2)
    诗歌原创
    2.00元

    《变奏》系列诗的诞生,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尽管“系列诗”这样的命名显得有些松散,并没有明显的内在联系。但在我的世界里,它是连贯的,整体的。每一首“变奏”,都是世界瞟给我的一个眼神,暗示我抓拍下的某个

  • 不带尘埃的微笑
    余史炎
    • (2)
    生活诗歌
    免费

    《不带尘埃的微笑》是我的第二部诗集。 收集了2004年——2008年期间写的大部分诗歌。 里面有一部分是情诗,想想当年读书的时候,伙伴们戏称我是“韩师情诗王子”,现在看来其实这些作品仍然非常稚嫩,所以

  • 孤独的老鹰
    指尖流年
    • (2)
    诗歌原创
    8.00元

    在冬天,我和雪花和炉火在一起 奶奶和我们的手在一起, 你和猫在一起

  • 给玛丽。
    指尖流年
    • (2)
    诗歌原创
    2.00元

    ——给玛丽的诗。

  • 秋风如刺
    李鑫
    • (2)
    诗歌原创
    10.00元

    李鑫诗集

  • 燃烧的向日葵
    李鑫
    • (2)
    诗歌原创
    5.00元

    2015年于缅甸仰光为梵高和生活所写的诗歌。燃烧吧,向日葵!燃烧吧,我们的生命和青春!

  • 黑白色
    登云
    • (2)
    诗歌
    免费

    诗集《黑白色》,收录整理了我十多年来写的一些诗歌,虽然是些零星的记忆碎片,但却是用自己的笔记录的一些珍贵的回忆,所以,算是自己别样的一部“自传”吧。因为期间本职工作的原因,诗走的很慢,甚至有两年是空白

  • 缄默集
    张伟
    • (1)
    诗歌原创
    2.00元

    精选90后诗人张伟自2014年3月至2017年3月间的诗歌作品。张伟的诗歌作品风格多样,且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成熟感,善于掌握日常生活不易察觉的诗意,捕捉个体生命的疼痛瞬间,语言上也不落窠臼,散发着城郊的

  • 本意
    君言
    • (1)
    原创诗歌
    免费

    本意本意,本身的意义所在,即是本意,以此来纪念我美好的四年大学生活,也即将在2017年6月30日结束——毕业的日子。诗歌、散文合辑。

  • 新年问候:茨维塔耶娃诗选
    玛丽娜·茨维塔耶娃
    • (1)
    译作诗歌
    4.90元

    茨维塔耶娃是俄罗斯的一位天才诗人。在苏联时期,命途多舛,最后自缢而死。作品长期得不到出版。苏联解体后,国内出版界重新审视这段文学史,给茨氏以极高的评价。她的诗作,包括散文和书信,重获出版,尤其诗歌,迅

  • 80后诗歌:先锋与后撤的双线并置
    泽平
    • (1)
    诗歌学术
    免费

      80后诗人的写作维度:从先锋到后撤的两极并置。看似天雷对地火,互补相容,实则曲径通幽,自有其内在共同的时代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