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榜

奖励当月最优质的作品作者

第四期

为鼓励平台写作者创作更多的优质作品,营造平台活跃的阅读和写作氛围,爱花城平台推出“繁花榜”,奖励爱花城平台的优质写作者。

“繁花榜”每月上榜六部讲品味、讲格调、讲责任的优秀作者作品,上榜作品将择优推荐发表与出版。

发表作品>

花魁榜

奖励当月热度最高的作品作者

第四期

为鼓励平台写作者创作更多的优质作品,营造平台活跃的阅读和写作氛围,爱花城平台推出“花魁榜”,奖励爱花城平台最受欢迎的写作者。

“花魁榜”每月上榜六部最受大家欢迎的作者作品。

发表作品>
繁花榜
花魁榜
我的叔叔于力
朱山坡
我的叔叔把一个女精神病人带回家,后来生了一个儿子……再后来,治好了她的病,她却跑啦。

作品简评

“店老板是个小老头。老头老板说:‘你这人吃东西为什么像蝙蝠那么慢,是不是边吃边检查我的米粉有没有垃圾?’”该段话其实是整篇小说的一个切面。单从老头老板的话来说,这种口头语在细节上的真实性是存疑的,但将这句话置于一个整体小说的结构中来看,它其实经过了作者、“于桂”(“我”)以及“于力”好几重...
更多>
“店老板是个小老头。老头老板说:‘你这人吃东西为什么像蝙蝠那么慢,是不是边吃边检查我的米粉有没有垃圾?’”该段话其实是整篇小说的一个切面。单从老头老板的话来说,这种口头语在细节上的真实性是存疑的,但将这句话置于一个整体小说的结构中来看,它其实经过了作者、“于桂”(“我”)以及“于力”好几重转述的表达,浓缩了小说的背景以及气质。老头老板的质疑乍看是毫无道理的,但往深里分析,其实有一种对外的潜藏的敌意,这种敌意并非是屈从或自弃,而是扩张的,它首先面临着一个小环境无处不在的压抑,其次又在挣扎中尝试着对外伸展。跳出这段话,可以看到,“蝙蝠”这个会在黑夜降临时分出现的小意象在小说中被多次提到,它本身就象征着那种压抑与狂热;而老头的米粉店也在小说结尾又一次出现,它作为于力生存于大城市与小米庄的中转点,虽然最后又将终点指向了米庄,但是在于力“又快又稳”地走起来时,这种压抑的气氛,其实也正好催生了小说中潜藏着的那种挣脱欲极强的芭蕉式的亚热带生命力。
朱山坡
更多作品>
创作谈
我十五岁那年秋天,村里成片成片的水田里的香蕉不断熟烂,说好来收购的高州贩子却始终不见踪影。我只好和我的叔叔各推了满满一自行车的香蕉去高州,一路上碰到了一些...
更多>
我十五岁那年秋天,村里成片成片的水田里的香蕉不断熟烂,说好来收购的高州贩子却始终不见踪影。我只好和我的叔叔各推了满满一自行车的香蕉去高州,一路上碰到了一些收购香蕉的贩子,但越往高州城价格就越低,最后一百多斤的香蕉得来的钱刚好够卖一碗米粉。我没有理由不绝望,但叔叔平静地说,回去把芭蕉树砍掉,改种灯笼椒吧。我说,假如灯笼椒的命运跟香蕉一样该怎么办?叔叔依然平静地说,再把灯笼椒铲除改种其它。这就是小说《我的叔叔于力》中使于力命运和生活发生变化的“香蕉事件”。 《我的叔叔于力》写一个貌似正常的男人和一个女精神病人的故事,他们之间没有斗争,冲突是来自外部,是于力一个人和整个世界的战争,最后他一败涂地。于力是一个爱不得恨不能的边缘人物,自私、猥琐,又值得同情。作为边缘人,他对世界时刻保持警惕和怀疑,有时还表现出盲目的乐观,对自己的命运作出了力不从心的抗争,但最后还是被现实打回原形。写这个人的时候,我把他当成了我的亲叔叔,写得有点心酸,特别是结尾,田芳恢复了正常,被上海来的丈夫带走。于力无能为力,却仍然对现实抱有幻想,等待另一个田芳的出现。这篇小说发表后第二年,邻县县城发生了一起类似的案件。一个老光棍从垃圾堆里把一个脏兮兮的女疯子带回家,半年后才被警方发现,但此时她的肚皮明显鼓了。
西门旅社
段爱松
小说以店主和小艮叙述着两人各自等待的父亲与女孩京京,又交叉着两人对西门旅社及周边人事变化的感觉。每一章前都冠上一个年份,从1986到2015,三十年的跨度里,穿插着老羊眯与小闹、写狗一家的兴起与堕落、小镇的兴盛与功利等小故事。小故事都被作者编织进店主与小艮等待的大故事中。店主没有等来父亲,小艮等来的是“变异”的京京。两条互相平行又时而交集的精细独白,为文本创造了空白与朦胧,深刻凸显了人的命运无常,以及与时代的纠缠。

作品简评

小说选择了旅社所处的环境作为切入点,从旅社店主与小艮两个方面展开叙述,店主与小艮的生活经历、心理活动是平行的,而这种平行又串联在一年一年不断交错的时间线中。借助这两人的视角,旅社近三十年来的人、事变化被一一呈现,结构十分巧妙。此外,小说还原了一种现代真实,虽然它里面许多的情节是简单而不完整...
更多>
小说选择了旅社所处的环境作为切入点,从旅社店主与小艮两个方面展开叙述,店主与小艮的生活经历、心理活动是平行的,而这种平行又串联在一年一年不断交错的时间线中。借助这两人的视角,旅社近三十年来的人、事变化被一一呈现,结构十分巧妙。此外,小说还原了一种现代真实,虽然它里面许多的情节是简单而不完整的,只是一个片段,甚至是一个缩影,但一种凝聚在断断续续的时空中的情感却被克制而完整地保留了,耐人寻味。
段爱松
更多作品>
作者简介
段爱松,云南昆明晋宁人。
创作谈
一颗子弹射出枪膛,和一座建筑消匿于这个世界,它们的归宿,从我的内心来说,几乎是等同的。《西门旅社》的写作,更类似于一个人不得不脱离记忆中的时代,一个梦不得...
更多>
一颗子弹射出枪膛,和一座建筑消匿于这个世界,它们的归宿,从我的内心来说,几乎是等同的。《西门旅社》的写作,更类似于一个人不得不脱离记忆中的时代,一个梦不得不在现实的进程中快速醒来。只是,面对陌生却飞速向前的一切时,这个做梦的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苍老。他仍然保持着自己,老旧的生活习惯和执拗的日常脾气,甚至每天必不可少地在深夜,一个人吸几次水烟筒,随后陷入长久的沉默。这个人,便是我的父亲,也是《西门旅社》里,店主的原型。不过,小说世界里的荒诞,远不及现实世界中的无望。2017年初,位于我的故乡,晋城小镇北部乡镇公路边的西门旅社,被一台挖掘机铲为碎砖瓦砾时,也未能阻挡它,继续存在和流动于父亲记忆的血液和骨髓里。而在这之前,整整三十年里,西门旅社来来往往的过客中,一直有一个远行的人,被等待着。他从我父亲出生后,就随部队跨过了台湾海峡,也正因为如此,我父亲之后的命运,以及整个家族的命运,就完完全全被改变了。就像活着的人,永远等不到死去的人一样,梦境,成为人们唯一能够跨越时空和生死的通道。西门旅社留宿过多少旅客,就会产生多少梦境。这些梦境,已被时光焊接成为一个无形的巨大网络。《西门旅社》,正是想为这些梦境,搭造一个能遮风挡雨的纸上建筑。而小说里面的小艮和京京、写狗和写有、老羊眯和马婆孃……不过是梦境焊接处,一个个突兀的伤疤。它们或许会在某个秋日黄昏,落在店主和古滇松风树重叠的阴影下,变得越来越旧、越来越慢……
不知名的村口
刀笔旦
许冬至,弃儿被领养者,生涯无聊,自幼善捏泥人,有天赋。曾因梦捏一红衣女子泥偶,以之为友。某年春节,赴上海出差,偶遇红衣女子,与自己所捏泥偶相似,怪异迹之,至地铁,女子见许,惊恐奔逃。许拾得女子身份证,知有石人沟村。因许公司老板爱好泥塑,向许讨技,并邀其到上海工作,许应诺。雪夜返回辽城,得知养父已去世,后母竟未告之。许觉愧对养父,欲前往养父老家陌山县祭坟,行经茂远县,火车上遇三农民,强认许为同乡张旦旦,称其母病瞎,妻不归。许出身份证证实,误出上海所遇红衣女子身份证,三农民指认红衣女子为张旦旦妻。许怪异,与三农民俱往石人沟村。石人沟是扶余国故地,被水库围沌,不通大路。至张旦旦家,其母垂老,瞎目无依,枯手扶脸,捏许中指。许心感伤,自认为其子张旦旦。张旦旦嗜赌之徒,欠债数十万。乡人得知其归来,俱来讨债-------

作品简评

小说节奏紧凑,作者以相对传统的写法在五万字的篇幅里写完了一个近乎可以撑起一部长篇的故事。从纯文学的角度来讲,小说后半段许冬至追寻身世的部分还有些虚,最后结尾时也欠缺深发,但如果单从小说讲故事的方面来说,此前提及的虚,恰恰是丰富想象力的舒展和扣人心弦的悬念,而最终王花花与许冬至的圆满结局,无...
更多>
小说节奏紧凑,作者以相对传统的写法在五万字的篇幅里写完了一个近乎可以撑起一部长篇的故事。从纯文学的角度来讲,小说后半段许冬至追寻身世的部分还有些虚,最后结尾时也欠缺深发,但如果单从小说讲故事的方面来说,此前提及的虚,恰恰是丰富想象力的舒展和扣人心弦的悬念,而最终王花花与许冬至的圆满结局,无疑也是读者所满意所期待的。所以,如果暂且撇开那些严肃的话题不谈,作品的完成度没问题,作者对语言、情节和结构的掌控也没问题,那么,这当然是一个精彩的故事,甚至,还能让人看到更大的发展空间。
刀笔旦
更多作品>
作者简介
辽宁沈阳
创作谈
多数的人生无非是生、长、婚、子、老、病、死,碌碌无为是人生常态。人生很无奈,生活却很有趣。人生和生活是两回事,千万别分不清,不然生活也会和人生一样充满无奈...
更多>
多数的人生无非是生、长、婚、子、老、病、死,碌碌无为是人生常态。人生很无奈,生活却很有趣。人生和生活是两回事,千万别分不清,不然生活也会和人生一样充满无奈。我不是专业的写作者,我的生活也很有趣,但是每每想到至亲的人,却永不再相见,有趣就变得相对了。我用《不和名的村口》讲了一个关于转变的故事,突然有一天,找到了归宿,得到了安宁,生命有了延续。这大概是每个人都在幻想着的,却不是人人都能有的机缘。真心感谢爱花城平台和小编。在这个平台上的人,都心存幻想,在阡陌纵横之间,渴望重逢。
潮州有个夏雨来
余史炎
夏雨来是潮州龙湖寨人物,是清朝的一介秀才。夏雨来是潮州民间传奇人物,关于他的故事很多,但良莠夹杂,真伪难辩,于是就出现了两个夏雨来的形象:一个行侠仗义,急人所难,虽常有些滑稽恶作剧手段,却无异锦上添花,为其人平添几分可亲的色彩,往往令人会心一笑;另一个形象则和戏剧中的恶少相近,仗着官家权势,凭借一点小聪明,为恶乡里,欺老戏幼,他的恶作剧也就多了一份让人憎恶的色彩。作者梳理了八个不同的夏雨来,值得好好品味这一传奇人物、

作品简评

作者整理、收集关于夏雨来的种种事迹,将夏雨来的故事写成短章呈现给读者,生动有趣地还原了夏雨来的形象。意义并不一定非要在构建与解构中实现,相比于那些艰难而痛苦的写作,《潮州有个夏雨来》以其轻松自然的书写状态将潮州独有的文化侧面展现了出来,显得十分亲切、自然。
余史炎
更多作品>
作者简介
余史炎,广东潮州人,80后,《韩江》杂志编辑。
创作谈
《潮州有个夏雨来》是2009年暑假,我整理改写的关于夏雨来的故事。小时候就听大人讲过夏雨来,一直对这个潮府的古人充满好奇。2004年,我大学毕业刚好到了夏...
更多>
《潮州有个夏雨来》是2009年暑假,我整理改写的关于夏雨来的故事。小时候就听大人讲过夏雨来,一直对这个潮府的古人充满好奇。2004年,我大学毕业刚好到了夏雨来的家乡潮安龙湖工作,业余喜欢收集些龙湖古寨的材料。至此,方知夏雨来确有其人。影视中将夏雨来美化为一身正气的秀才形象,而传统的讲古人更多的是对情节进行戏剧化设计,让夏雨来的刁钻古怪体现得淋漓尽致,以过到娱乐效果。然而,在龙湖书院出土的碑文《复洲控词记》中却给了我们一个更为真实的夏雨来,他曾为夺回龙湖书院的院田而做出了贡献,他为利民之事发挥了其诉讼方面的才能。我在《潮州有个夏雨来》中,只是试图从客观材料的基础上,对民间流传下来的故事进行评说,给大家一个更为丰富的夏雨来。这些故事不一定就是历史的真实,但我相信能让大家更进一步地感受到潮府先民与先贤的智慧。最后,我要说的是:夏雨来只是一个秀才,人不坏,很可爱。
天下
王闷闷
一本影响众生净化心灵的小说,面对如今繁杂忧郁喧闹的生活,我们需要强大的精神支撑,《天下》就能给你带来如此力量,说是小说,实则它更像是艺术的汇集,再具体些,就是一曲偶然的音乐。

作品简评

小说似乎尚未完篇,但单从目前部分看,还是比较融洽、完整的。一个老人家在自说自话地讲述自己的生活。老人的叙述虽显得比较沉闷,但从第一章结尾处“我想余生不会再忘却这种感觉,尽最大努力地去捡回不见的本有”到第二章结尾处“我不知道我还能在世多久,既然现在还活着,那就做天和尚撞天钟”,这之间产生了一...
更多>
小说似乎尚未完篇,但单从目前部分看,还是比较融洽、完整的。一个老人家在自说自话地讲述自己的生活。老人的叙述虽显得比较沉闷,但从第一章结尾处“我想余生不会再忘却这种感觉,尽最大努力地去捡回不见的本有”到第二章结尾处“我不知道我还能在世多久,既然现在还活着,那就做天和尚撞天钟”,这之间产生了一股十分奇妙的共振。尽管不确定真实生活里老人的心理活动是否当真如此,但代入其中去想象,这种生活状态与精神流淌却的确能使人体会到一种和谐的“韵味”。
王闷闷
更多作品>
创作谈
《天下》是个小长篇,起名天下,自有深意在其中,遥遥宇宙,莽莽苍苍,世间万物谁能孤立为之,小说主人公“我”,已有花甲年岁,一天立于窗前,见楼房见公路见车辆见...
更多>
《天下》是个小长篇,起名天下,自有深意在其中,遥遥宇宙,莽莽苍苍,世间万物谁能孤立为之,小说主人公“我”,已有花甲年岁,一天立于窗前,见楼房见公路见车辆见行人,面对生活几十年的城市,忽地心有所悟,涌上无限悲伤,先是从吃食开始,觉察到食物对味觉的欺骗,乃至多人已适应麻木,僵化定义所谓的美味。终究是人的感觉的丧失,再者便是经济物质浪潮下集体主义大面积淹没个体,人云亦云式的攀比盛行不止,成为定律。“我”从自身到他人,觉察到问题及危险所在,开始改变,没想到起初就遭到道德伦理的打压与扼杀,既然无法改变他人就改变自己,到梦寐以求的村庄山岭,遇到高人指点,随着胸中青紫的变化,领会到的越来越多,生活里发生着数不尽的琐碎事情,儿女的朋友亲戚的妻子的,尔尔,“我”得到神秘卷纸,遇见花草虫鱼,欢喜上书画瓷器音乐等艺术,这些在身上神妙氤氲弥散,抵抗麻木钝化的因子……妻子病倒,想去南山,他带着去,可是……总体而言,这是写的比较玄乎的一个作品,想用简短的文字写尽人所向往的自然山水或是天地人之间所看不见摸不着的感觉,人活着需要如此感觉,无感无觉的人与空壳石头有何区别。
河岸
李义利
听老人家说过的一些故事,而已。

作品简评

这是一篇风格独特的小说,粗看是一篇“我”的混乱的意识流式自述,但其实由多名家庭成员的思维和语言组成,他们全部统一在一个“我”的叙事中,这个“我”的真实身份是通过对各个家庭成员称呼的不同来体现的,借助这些称呼,便能在众人的思绪中,逐渐还原出一个完整的家族故事。“河岸”或许可以理解为时间的一侧...
更多>
这是一篇风格独特的小说,粗看是一篇“我”的混乱的意识流式自述,但其实由多名家庭成员的思维和语言组成,他们全部统一在一个“我”的叙事中,这个“我”的真实身份是通过对各个家庭成员称呼的不同来体现的,借助这些称呼,便能在众人的思绪中,逐渐还原出一个完整的家族故事。“河岸”或许可以理解为时间的一侧,众人的有关各个年代的叙述纷纷聚集在这里,这样的构思是比较奇特的,在结构的层面显得很有难度和吸引力。如果一定要挑刺的话,或许所涉及的“众人”的面还是欠缺广度,这使得比如从第一部分的爷爷辈直接跳到第二部分的父辈时,会显得有些空和大,说不定在故事层面做得更精致些会让整篇小说显得更好。
李义利
更多作品>
创作谈
二〇一六年的三月,大学毕业两年的我,大概是运气不好,一直未能找到合适的工作,于是把学弟的宿舍作为一处临时落脚地。我的这个学弟名叫常杰,是我在晋中学院认识的...
更多>
二〇一六年的三月,大学毕业两年的我,大概是运气不好,一直未能找到合适的工作,于是把学弟的宿舍作为一处临时落脚地。我的这个学弟名叫常杰,是我在晋中学院认识的最会写文章的学弟。差不多有半个多月,我们无所事事,看书打发时间,一本小说,他用一上午读完,我用一下午读完,到了晚上,我们交流各自的看法。短篇小说《河岸》就是在那几天写完的。我把这个小说拿给常杰看,他看了后说:“哥,我觉得你写的文章不像小说。”过了一年,我给这个一万多字的文章正式命名为“河岸”。没工作的日子里,一走到街上,我总是听见好像有人在说一些跟我有关事,就站在老家门口的河边,又好像是一棵桃树或者一株玉米在说,我会因为看红绿灯而忘记那些与我有关的内容。
新笔专辑
十四野
两篇自感自流笔,若是同感愧新潮!一就十四来编写,观众文眼来垫后。
热度 40

作品简评

作者语势很强,“消炎”与“镇痛”分别为两篇之题,题文相符,一股燥热之感扑面而来。从情绪的营造来讲,作品是相当成功的,但就作品的高度而言,或许却仅停留在作者情绪化的写作了。情绪,人皆有之,但这人的情绪和那人的情绪有何不同,这种不同又因何而起。想清楚这些,并将之通过文字加以表达,一个好作品才能...
更多>
作者语势很强,“消炎”与“镇痛”分别为两篇之题,题文相符,一股燥热之感扑面而来。从情绪的营造来讲,作品是相当成功的,但就作品的高度而言,或许却仅停留在作者情绪化的写作了。情绪,人皆有之,但这人的情绪和那人的情绪有何不同,这种不同又因何而起。想清楚这些,并将之通过文字加以表达,一个好作品才能真正诞生出来,这样的作品才既饱含作者的情感,又能与读者之间产生真正的情绪共振,而不是作者的情绪读者感受到了,却依旧有冷眼旁观的感觉了。
十四野
更多作品>
作者简介
广东茂名高州人。
创作谈
《新笔专辑》:这两篇文章仿佛就来自一个梦,似乎我又忘了梦的内容,悚心的是,窥斑了我碎片人生,如当时不是忙于《出卖灵魂》,我就可能以这两点火种燃芽小说了!
马进山的同学聚会
秋高鹿鸣
马进山是山区的农民,因种甜橙而出名,在山区里是响当当的人物。在年初的一次小学同学的聚会里,上演了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让马进山产生了无限的感慨和反思。 这次同学聚会,马进山付出了较大的经济代价,但也让他觉醒。最后,马进山进行了自我安慰,觉得这次同学聚会还是值了!
热度 22

作品简评

文学写作离不开日常经验。这是一部现实题材的作品,作者凭借着对生活的细致观察以及自己的巧妙构思,将新时代农民马进山的形象刻画得活灵活现,十分出彩!
秋高鹿鸣
更多作品>
创作谈
文学与时代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文学与人生也是一个剥离不了的课题。两年前,一个初春的晚上,我到朋友家中海阔天空,朋友的妻子打开了她小学同学聚会的相册让我们...
更多>
文学与时代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文学与人生也是一个剥离不了的课题。两年前,一个初春的晚上,我到朋友家中海阔天空,朋友的妻子打开了她小学同学聚会的相册让我们看,有一张照片让我心头一颤,似乎意识到了人生的出发不是在读完中学、大学,面向社会才开始,而是在读小学的时候就已经鸣枪了!那张相片是她小学的一个男同学,一个纯粹的农民,双手插在两腿之间怯懦地独自地坐着,带着自卑与不安。
多么哇塞的你
小应儿
16岁那年,喜欢上后排月牙一样的女孩。追随着她的脚步,看到了最美的风景,和最远的繁华。 经历了无数碎裂,咫尺,和跌跌撞撞, 才明白她只是何不为这一生想要守护的,为数不多的秘密。
热度 13

作品简评

一部活力四射的青春小说,讲述了何不为、唐果与林玲三人纠缠了近乎一生的爱情故事,成年后的一些情节较为想象化,时间的力量是巨大的,林玲人至中年仍对少年时的爱情歇斯底里,这在生活中较为少见,但就整部小说的气质而言,围绕在何不为、唐果与林玲之间的情感确实诚挚感人。
小应儿
更多作品>
创作谈
这个故事几乎是在凌晨完成的。20万字快到的时候,我突然很难过。那些陪伴快三年的人儿,陆陆续续都要告一段落,我一度没有办法抽身而出,有过一段停滞期。停滞到好...
更多>
这个故事几乎是在凌晨完成的。20万字快到的时候,我突然很难过。那些陪伴快三年的人儿,陆陆续续都要告一段落,我一度没有办法抽身而出,有过一段停滞期。停滞到好像被所有人放弃了。然后我的好朋友胡小咩跟我说,故事总会结束的,你经历的时光才是真的。唐果、林玲代表着被命运眷顾着的那一类人,而张建民、俞敏才是绝大多数,然而到故事的最后,没有绝对的幸运,也没有相对的差距,都这样不甘又自然而然地,融入平凡的人海里。也许,经历的时光才是真的。而我,在三年的书写里,也看到了十六岁的那个柔软、天真又满腔孤勇的自己。
在云南以西
宋词
《在云南以西》是一部意象丰富、语言优美,同时具有感情温度张力的诗集。诗集收录了43首诗歌作品。作者宋词用诗歌语言表达了对云南西部土地的挚爱,在一首首充满语言美的诗歌中寄托了对滇西大地的思索和对生命的沉思。
热度 5

作品简评

诗集所选诗歌多数均为对云南的抒情,情感细腻丰富,多层次多角度地表达了对云南的爱恋。诗歌多为直接抒情,用了很多的排比句,朗朗上口,但这样也会使情感的表达比较空洞,相比起来,如第九首《爱情》那样的诗则会显得更加亲切与真实,而《像风穿行村庄》、《高原牧羊》这样一些诗所选择的结尾也能使诗歌更有味道...
更多>
诗集所选诗歌多数均为对云南的抒情,情感细腻丰富,多层次多角度地表达了对云南的爱恋。诗歌多为直接抒情,用了很多的排比句,朗朗上口,但这样也会使情感的表达比较空洞,相比起来,如第九首《爱情》那样的诗则会显得更加亲切与真实,而《像风穿行村庄》、《高原牧羊》这样一些诗所选择的结尾也能使诗歌更有味道。
作者简介
媒体记者、电视节目策划、青年作家
创作谈
一直很少写诗,也不会写诗。《在云南以西》算是例外的个案。一直很希望自己写的诗,在滇西横断山脉深处,如高原上开放的花朵,能开出它独有的芬芳。有感情,有温度,...
更多>
一直很少写诗,也不会写诗。《在云南以西》算是例外的个案。一直很希望自己写的诗,在滇西横断山脉深处,如高原上开放的花朵,能开出它独有的芬芳。有感情,有温度,也有深刻的思索。写每一首诗歌的时候,我都像一个勤恳的农民,将内心的风景,用诗歌语言一点点抽出。然后通过诗歌写作来表达内心的宁静、起伏和特殊情感。这本诗集表达的都是一种我本人对滇西大地的挚爱、向往和思索,她的字里行间烙刻下的都是我对滇西大地上自然、历史和生命流转的抒写和沉淀。虽然诗歌的语言不尽完美,但是我希望她是滇西高原上亮起的一盏心灯,在夜深人静时,读一句,都倍感亲切而温馨,甚至还能照亮我回家的路。
十月的出租屋
焦琦策
都市男女复杂细腻的情感纠葛 当代青年现实无奈的个人生活 一部小说道尽万千情绪 几个人物演绎繁复爱恨 赤裸裸的性与爱 活生生的情与欲
热度 4

作品简评

作品讲述了一个简单的都市爱情故事,叙述成熟、结构完整,作者对人物心理、行为、关系的拿捏也十分到位。有一处小地方需要提一下,即小说开头时部分人物语言有些许拖沓,这样的语言描写处理起来显得有些随意而简单了,不够凝练。但此外,以写实的笔法统领全篇,这是小说最难的地方,这样写下来还流畅而吸引人,已...
更多>
作品讲述了一个简单的都市爱情故事,叙述成熟、结构完整,作者对人物心理、行为、关系的拿捏也十分到位。有一处小地方需要提一下,即小说开头时部分人物语言有些许拖沓,这样的语言描写处理起来显得有些随意而简单了,不够凝练。但此外,以写实的笔法统领全篇,这是小说最难的地方,这样写下来还流畅而吸引人,已经十分难得了。
焦琦策
更多作品>
作者简介
焦琦策,1990年生于山西省汾西县。新锐小说家。2011年临床检验专业毕业...
更多>
焦琦策,1990年生于山西省汾西县。新锐小说家。2011年临床检验专业毕业,从医一年后转行报纸杂志编辑工作。2015年发表短篇小说处女作,2016年从事专业写作。著有短篇小说集《冷暖》、散文集《养鸟记》。其中篇小说《十月的出租屋》、《小友情》,短篇小说《画停》等多数都脍炙人口,经典好读。
创作谈
我对理想中的爱情常常怀有一种敬畏与渴求之情,但事与愿违的境况往往占据多数时候。《十月的出租屋》描写了一种爱情的形式和态度,以我之见,它是一篇半自传体理想主...
更多>
我对理想中的爱情常常怀有一种敬畏与渴求之情,但事与愿违的境况往往占据多数时候。《十月的出租屋》描写了一种爱情的形式和态度,以我之见,它是一篇半自传体理想主义小说。我在出租屋的生活,让我深刻感受到聒噪、拥挤、烦闷、百无聊赖的城市生活,这篇小说的地点虽设在出租屋,但摒弃了人来人往喧闹杂芜的情景。我写未成名作家的辛酸感情,是要某一方面折射出城市青年男女空虚挣扎的内心世界。
体制
洪鸿
短篇小说《体制》围绕即将退休的苗凤老太引发的一系列风波,反映了当前社会体制存在的弊端。由此引发的一系矛盾冲突,使人们认识到中国社会人们在体制内生存的优越性,宁肯饿死也要赖在体制内。人情世故,世态炎凉跃然纸上,深刻反映了中国社会应该对现行体制来一场深刻的变革。
热度 4

作品简评

苗老太太的退休引发了机关九处的一系列风波,小冯、小邓、欧阳等办公室的一众人物面对该事的态度各有不同。作者从种种细节处写起,画面感很强,既生动有趣,又写出了一些问题。
作者简介
洪 鸿,1964年4月生于安徽太湖县,现居北京。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
更多>
洪 鸿,1964年4月生于安徽太湖县,现居北京。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三十三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特聘研究员。曾在多家中央新闻单位供职,现从事专业创作。迄今已出版、发表各类文学作品500余万字,有多篇作品被选入各种文集出版。曾获第五届“中国报人散文奖”等奖项。著有长篇纪实文学《农家女肖云燕与萨马兰奇》、散文选集《花落人间》等。
创作谈
短篇小说《体制》主要围绕处级干部苗凤老太即将退休而引发的一系列风波,通过人物的命运变化,反映出当前中国社会在体制方面存在的诸多弊端,一系列矛盾冲突,正是当...
更多>
短篇小说《体制》主要围绕处级干部苗凤老太即将退休而引发的一系列风波,通过人物的命运变化,反映出当前中国社会在体制方面存在的诸多弊端,一系列矛盾冲突,正是当今中国现实生活的观照,人情世故,世态炎凉,人性的复杂深刻揭示了人们对于在体制内生存的优越感。创作这篇小说的动机,与我的工作、生活经历有关。我的工作大致经历了从小县城的知青车间到国有企业再到机关事业单位、以及现在的中央新闻单位,几十年来的工作变动使我深深意识到体制变革的重要性。小说中的人物都是我在现实生活中熟知的普通人物,我了解他们的生活、工作状况及他们在每一次人生变故中所产生的复杂心理。近些年来,有关公务员辞职现象及在体制内好还是脱离体制自主创业的争论不断见诸报端,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公务员辞职也好、大学生自主创业也好,都不过是纸上谈兵。实际上,公务员辞职也只是极其个别现象,在中国没有哪一个人真正愿意脱离体制内,去过那种朝不保夕的日子,即使有,那也是一种无奈之举。另外,每年的国考都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人们总是想方设法要挤进体制内,因为体制内有一种“旱涝保收”的优越感,这不能不说是中国的一道独特风景。由此,也可以看出中国进一步深化改革的必要性和艰巨性。写自己熟悉的生活,是一个作家最明智的选择。我一直认为,一个优秀的作家,需自觉地将写作之根植深于底层社会,着力于表现草根阶层的生存状态,呼唤其生命的苏醒与新生,体现文学所应当承载的忧患与使命感。作为一名写作者,在写作中努力挖掘自己独特的素材,这些属于你的素材时刻困扰着你,使你坐卧不宁,日思夜想,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我想,这是一个成熟作家必须要做到的。作为文学作品,《体制》只是揭示了中国当今社会的某一些现状,至于如何变革,就不是一个短篇小说所能解决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