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榜

奖励当月最优质的作品作者

第十三期

为鼓励平台写作者创作更多的优质作品,营造平台活跃的阅读和写作氛围,爱花城平台推出“繁花榜”,奖励爱花城平台的优质写作者。

“繁花榜”每月上榜六部讲品味、讲格调、讲责任的优秀作者作品,上榜作品将择优推荐发表与出版。

发表作品>

花魁榜

奖励当月热度最高的作品作者

第十三期

为鼓励平台写作者创作更多的优质作品,营造平台活跃的阅读和写作氛围,爱花城平台推出“花魁榜”,奖励爱花城平台最受欢迎的写作者。

“花魁榜”每月上榜六部最受大家欢迎的作者作品。

发表作品>
繁花榜
花魁榜
诞生:一份小说手稿
林培源
一个文学批评家,一个牢狱中人,一篇有关小说如何诞生的小说。

作品简评

小说采用双线结构,一方面在“我”的自述中展开叙事,一方面写文学评论家收到了一份手稿。评论家对这份手稿的来历进行辩证,也是对“我”的经历的辩证,作者将两种人称、两种命运神奇地移位到一份手稿上,勾连了文学评论家和监狱书写者的人生境遇。元叙事的探索抵达了两个截然不同人物的生活现场,赋予了文本丰富...
更多>
小说采用双线结构,一方面在“我”的自述中展开叙事,一方面写文学评论家收到了一份手稿。评论家对这份手稿的来历进行辩证,也是对“我”的经历的辩证,作者将两种人称、两种命运神奇地移位到一份手稿上,勾连了文学评论家和监狱书写者的人生境遇。元叙事的探索抵达了两个截然不同人物的生活现场,赋予了文本丰富的层次意义。
林培源
更多作品>
创作谈
《诞生:一份小说手稿》是我近几年创作中的一个意外的收获,小说里的文学评论家深陷精神困境——他人到中年,囿于高校体制与知识的罗网中,对文学逐渐感到虚无,渴望...
更多>
《诞生:一份小说手稿》是我近几年创作中的一个意外的收获,小说里的文学评论家深陷精神困境——他人到中年,囿于高校体制与知识的罗网中,对文学逐渐感到虚无,渴望遇到真正的浑然有力的小说;而来自监狱里的底层书写者的那份自述,又将生活的困顿付诸小说。我采用第三人称和第一人称视角的交替叙述,从而让两个来自不同阶层和知识背景的人在“小说”中巧妙地相遇。这是一篇关于“相遇”的小说,也是一篇元叙事的小说,它凝结了我对于文学的反思,也凝聚着我对小说这一文类的疑惑和探索。
伪夏日
范墩子
童年的激情与梦想、争斗与对抗,都散落成记忆中那个夏天的笑与泪。哈金与王楠的对峙,毋宁说是乡土性与都市感的潜在竞争,范墩子站在了前者的一边。沙土中的狂人是会卷起一场沙尘暴的,杀出潼关,又是谁的宣言呢?(宋林峰)

作品简评

王楠到来之后,孩子们逐渐远离哈金,对“冲出潼关”也不再有激情,哈金内心构建的世界一步步走向瓦解……范墩子在这篇小说中构建了一个儿童世界,哈金与王楠两人的矛盾,乡村与都市之争是一回事,更多的则是一种单纯的质朴的生活的远离,梦幻而野性的想象也在其中损伤殆尽,从这个角度看,小说的基调是悼亡,而哈...
更多>
王楠到来之后,孩子们逐渐远离哈金,对“冲出潼关”也不再有激情,哈金内心构建的世界一步步走向瓦解……范墩子在这篇小说中构建了一个儿童世界,哈金与王楠两人的矛盾,乡村与都市之争是一回事,更多的则是一种单纯的质朴的生活的远离,梦幻而野性的想象也在其中损伤殆尽,从这个角度看,小说的基调是悼亡,而哈金是英雄。
范墩子
更多作品>
创作谈
我们村南边是一条贯通东西的大沟,少年时代,我喜欢坐在荒凉的沟里,同蟋蟀、燕子、野兔、蚂蚁、老鸹、柿树等待在一起,甚至有时候,我会和它们说许许多多的话,而且...
更多>
我们村南边是一条贯通东西的大沟,少年时代,我喜欢坐在荒凉的沟里,同蟋蟀、燕子、野兔、蚂蚁、老鸹、柿树等待在一起,甚至有时候,我会和它们说许许多多的话,而且我也听到了它们的应答。沟里的风声不就是它们对我说下的话吗?一个人坐在沟里,看着天上的白云,听着一旁的鸟鸣,我非常享受这种自在与宁静,这和我的性格有关。但深究起这种性格,或许和时代的变迁有关,但在那个时候,我是无法意识到的。少年时代,我对未来既憧憬,又感到迷茫,我向往所有未知的事物,但我也害怕,我害怕被这种未知裹挟进去,我害怕陷入这种空茫茫的未知的深渊当中。而在沟里同柿树、石头、狐狸、野兔等说话的时候,我的内心就会感到安宁,我也会从那种恐惧、迷茫的情绪中逃脱出来。童年记忆是我写作的富矿,无论如何,我不能否定这一点。开始写作的时候,我的脑子里经常会浮现出一个忧郁的少年形象,他提着马灯,走在黑漆漆的乡村巷道里。这个少年的一部分是我,另外一部分是别人,这样讲,可能抽象了点,可他的确是我从童年记忆中提炼出来的。这个少年的身上,寄托了我对童年真挚的感情,有虚构的成分,也有真实的一面。很小的时候,我曾误闯进一座几乎就要塌了的窑洞,因为极度的恐惧,我在里面大气不敢出一声,坐了很长的时间。后来我猛然发现,那次独处,便是我对村庄命运思考的起端。一个村庄,它的命运,永远是不幸的,它总会在某个早晨或者在某个寂静而绵长的晚上,孤独死去。但在消亡的过程中,会有生命的挣扎,我选择了去虚构少年这个群体,来表达我对村庄命运的思考,于是,就有了《伪夏日》和其他一系列小说。
绿鸟翻飞
智啊威
正文摘录:说来惭愧,这几年我做梦都想尝一口女人,那闻起来清香,入口顺滑,嚼来酥脆,咽下后余味缭绕的女人。

作品简评

《绿鸟翻飞》借亡灵视角,将“我”的心声脱口而出,“我”既是故事的讲述者,又是现实世界的观察者,“我”在其中打通了阴阳两隔的壁垒,从而使文本具有穿越时空的特质。小说手法魔幻,一层层拨开现实的迷雾,进而揭示出村里人的生活状态,凝结了作者对真实社会状况的体悟和思考。
智啊威
更多作品>
创作谈
在我的童年,有一段时间,平原上盗墓猖獗,村中人人危。当我回顾那段光景,满目是被剖开的土坟,棺材板被劈碎,散在一旁,棺材中遗骸尽失,伴着亲人尖锐的痛哭,在平...
更多>
在我的童年,有一段时间,平原上盗墓猖獗,村中人人危。当我回顾那段光景,满目是被剖开的土坟,棺材板被劈碎,散在一旁,棺材中遗骸尽失,伴着亲人尖锐的痛哭,在平原上此起彼伏。 父亲告诉我,被盗的都是女尸,准是被别人买去配了阴魂。我问父亲什么是配阴魂。父亲说,就是给死人当媳妇。闻听此言,我瞪大眼睛,不敢再吱声。 数年后,当我开始写作,那段特殊的童年经验,便支撑了《绿鸟翻飞》这篇小说的完成。在这个作品中,我写了一个鬼的心声被忽略,被冷遇,因此变得越来越压抑、孤独和愤怒。有时我想,这精神状态,情感遭遇与我们的当下又何其相似?因此,在《绿鸟翻飞》这个作品中,与其说我在写鬼,不如说我在写人。
在时光与落日之间
泽平
《在时光与落日之间》是我的第一部诗集。 收集了2004年——2009年期间写的大部分诗歌。 2009年出版以后,我常常有些悔少作的意思,主要是因为那时候写的东西太过稚嫩。 但,谁又没有年少的时候呢? 这是一部关于青春和爱情的诗集。 时光流逝,回过头去看自己的青春。仿佛就真的只剩下影子了。 她们在诗歌里。记载了曾经的欢愉和悲伤。

作品简评

泽平的诗歌语言简约而意韵悠长,善于由内在的经验转向开阔的诗意空间,这不仅凝聚了诗人独特的审思,也体现了其对诗歌的审美向度。
创作谈
我一直认为,诗歌就像旅途,在写作中,你从不知道还未出现的那些句子,就像在旅途上,你从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人,看见什么风景。但正是这样,诗歌和旅程一样充满着未知...
更多>
我一直认为,诗歌就像旅途,在写作中,你从不知道还未出现的那些句子,就像在旅途上,你从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人,看见什么风景。但正是这样,诗歌和旅程一样充满着未知,神秘和奇迹。 《在时光与落日之间》是我的第一部诗集。出版于2009年,距今已近10年。 里边收集了我于2004年—2009年期间写的大部分诗歌。它们主要记录了我大学时代的一些生活状态,也包括后来毕业之后的怀念和感伤。这么多年过去,生活渐渐抹去我的棱角,但那些青春时光,却留在了文字里。 2009年出版以后,我常常有些悔少作的意思,主要是因为那时候写的东西太过稚嫩。 但,谁又没有年少的时候呢? 这是一部关于青春和情感的诗集。时光流逝,回过头去看自己曾经走过的岁月,仿佛就真的只剩下影子了……
童七的诗
童七
童七的第一个诗歌集。

作品简评

童七善于诗句铺排,叙述转折起伏,常在结尾处笔锋霎转,给人惊喜。《午夜听雨》以雨滴切入,引申出上帝的叹息;《秋事》通过季节以物赋形,体现母亲的劳苦;《夏天的死亡》叙述冷静却使人内心一颤。诗人多取材于现实,用诗歌对现实进行叩问,展现出对众生的悲悯情怀。
创作谈
2018年3月,我随朋友往南京走了一趟,时间长达一星期之久。转遍了金陵城的大多数街巷之后我们决定往别处走走,于是临时起意去了临近的苏州。三月的苏州,春意飘...
更多>
2018年3月,我随朋友往南京走了一趟,时间长达一星期之久。转遍了金陵城的大多数街巷之后我们决定往别处走走,于是临时起意去了临近的苏州。三月的苏州,春意飘扬中还有一点点的寒,我和朋友挨个逛。从苏州博物馆到各式园林,再到寒山寺,一个自小生活在西南边陲的苦孩子也算是略略见识了书本中所说的“江南水乡”,然而这些,增长见识之外,至多也就是成为我日后行走江湖的谈资罢,转折的事情其实发生在这之后。 把苏州城大致走了一遍之后,我和朋友都意兴阑珊。恰逢正午,温度宜人,赶着这满面的春光,我和朋友恍恍惚惚地四处游荡,不知是谁先提了一句“苍雪”,于是我俩都愣住了,对呀,苍雪生前正是在苏州城边的中峰寺做主持,并且留下了后来广为流传的“聚石为徒”的佳话,我们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于是再一次临时起意,打了个车就按照地图的指引去往位于城西的中峰寺。到目的地之后,司机再三确认我们没有走错地方之后犹犹豫豫地走了,剩下我和朋友在这满山的桃花中痴笑。 如愿到了中峰寺,也见到了旁边已经被开采过一部分的山石。想起有人曾经戏谑地跟当地在中峰寺旁采石的老板说的话:“你采的石头可是听过苍雪讲过经的!” 整个登山途中,这句话和唐诗“山寺桃花始盛开”一句,始终在我脑海里盘旋不去,当天回了酒店之后我在笔记本上犹犹豫豫地写下一些句子。 此后,每成旅行,我便写诗,首先它是记录,接着,它便成了我生活中一种快乐的源泉,这一年多以来我的生活,竟因为发现了诗歌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惊奇!
跟喝酒有关的事儿
余史炎
导言:我写东西实际上也并非是为了生活而写,也不是为了理想而写,或者是将“文学”当成敲门砖而写,更不是有意为赚点稿费而写。我没有那么高尚,也没有凭“文学”就能养家的能力。我只知道那是我在生活的空隙里愿意、乐意而不自觉地做的事。我也不太喜欢因为写点东西就与人争论不休,因为文人好多是好争论的。喜欢平静地诉说,喜欢在纸上无声的交际、交流、交谈,喜欢神游至远古、远方。平日里做自己该做的事,闲时做自己喜欢的事,就足够了。

作品简评

一本主题繁多的集子。《我和我的母亲》、《蒲扇》、《明天就是母亲节日了》书写“我”与母亲的关系,感人至深;《宗山,无非如此》、《游仙岩寺记》、《跑过龙湖古寨》放眼山水,读来身心畅快;《跟喝酒有关的事儿》、《来,食杯茶》、《香烟与我》着笔于日常生活,有化日常为妙趣的笔力;《从叙述平静到平静叙述...
更多>
一本主题繁多的集子。《我和我的母亲》、《蒲扇》、《明天就是母亲节日了》书写“我”与母亲的关系,感人至深;《宗山,无非如此》、《游仙岩寺记》、《跑过龙湖古寨》放眼山水,读来身心畅快;《跟喝酒有关的事儿》、《来,食杯茶》、《香烟与我》着笔于日常生活,有化日常为妙趣的笔力;《从叙述平静到平静叙述》、《世俗的生活,真实的情怀》、《留下一些声音》等几篇评论文章,洞察明晰,俯拾即是作者的真知灼见。
余史炎
更多作品>
作者简介
余史炎,广东潮州人,80后,《韩江》杂志编辑。
创作谈
这是一些琐碎的文字,谈不上意义,也从来不期望有什么价值,只能算是一种自我梳理。我喜欢能在于日常的空隙里有一个假想的对象,听我“百无聊赖地闲谈”,谈点往事,...
更多>
这是一些琐碎的文字,谈不上意义,也从来不期望有什么价值,只能算是一种自我梳理。我喜欢能在于日常的空隙里有一个假想的对象,听我“百无聊赖地闲谈”,谈点往事,谈点日常,谈些感动,谈些无奈……在生活中,也算是“从时间或我们自己生活混混沌沌中理出各种意义”来。 这些文章的时间跨度比较长,也可以看出我写得很少,有的时隔几年。是的,疲于生活奔波的人,头脑的“带宽”很窄。但是,我觉得内心仍然有强烈的渴望,只要有一点空隙,还是想抬头看一看脚下,望一望远方,想一想未来,梳理出这些碎片来。能够这样,我就很感恩天地和这个人间了。 我在序言当中所说的,这些是属于我的另一个园地的果实,它会是我生命之中一个短暂而永恒有存在,想起还真的有点乐趣。 写作难道不也是如此的吗?只求少点意义多点意思,少点浮夸多点实话,少点形容词多点细节,少点技艺多点生活,少点深刻复杂多点自适简易…… 而这些文字,只是开始。
捕风人
高上兴
村里有个阿吉,林中有个苏及。苏及有一手捕捉风的绝活,有一天,阿吉到林子里找苏及学捕风术,苏及却说他不该来这儿……
热度 54

作品简评

一个相当有意思的小说。它以一个孩童的视角来讲述,既在风格上有魔幻的色彩与极简的味道,又在题材上对乡村有了另类的挖掘。它充满想象力,既能充分调动孩童的好奇心,又十分到位地驾驭了成年人的情感。浪漫情怀,现实悲悯……能从作品中挖掘的东西着实很多。从故事上讲,它可以被看作是一个童话,从意义上挖掘,...
更多>
一个相当有意思的小说。它以一个孩童的视角来讲述,既在风格上有魔幻的色彩与极简的味道,又在题材上对乡村有了另类的挖掘。它充满想象力,既能充分调动孩童的好奇心,又十分到位地驾驭了成年人的情感。浪漫情怀,现实悲悯……能从作品中挖掘的东西着实很多。从故事上讲,它可以被看作是一个童话,从意义上挖掘,它更可以被称作是一个寓言。
高上兴
更多作品>
作者简介
1990年生于浙江丽水,浙江省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4届高研班学员。
创作谈
我长大的村庄里,有一片林地。林中长满了巨大的甜槠树和苦槠树,还有一些别的树。我从小就在林中玩耍,有时会看到松鼠拖着大尾巴,从这个树梢跳到那个树梢。村外更远...
更多>
我长大的村庄里,有一片林地。林中长满了巨大的甜槠树和苦槠树,还有一些别的树。我从小就在林中玩耍,有时会看到松鼠拖着大尾巴,从这个树梢跳到那个树梢。村外更远处还有另一片林地,大概实在有点年头了,从远处看去苍苍莽莽的,很是原始。那地方去的人少,传言也多,甚至还传说有巨蟒出没。我自然也没去过那片林地。但我总在好奇,那片林中到底有什么。这两片林地一片我很熟悉,另一片我很好奇。在熟悉和好奇中,《捕风人》可以说是我的一点想象。
勐巴拉娜西传说
宋词
“勐巴拉娜西”是傣族神话里一个神奇美丽的幻想国度。这部奇幻神话小说里共有22个既有联系、又各自独立成章的神话故事。这些奇幻、曲折、离奇、浪漫的故事,情节引人入胜,意境悠远,也是80后、90后、乃至00后青年男女的喜爱之作。
热度 45

作品简评

作者用细腻的笔触展现了勐巴拉娜西丰富的文化内涵,这里风光旖旎,充满了令读者大开眼界奇人轶事——睡梦中出现却成为现实的银子、人与龙蛇的搏斗、饮露水而怀上身孕的母鹿、长有三只千里眼的王子、徒手捕捉飞马的超人......二十二的故事相互独立又连为一体,神秘而怪异人物的层出不穷,具有吸引力。
作者简介
媒体记者、电视节目策划、青年作家
创作谈
勐巴拉娜西是云南傣族神话里一个神奇美丽的地方,也是世人向往的幻想国度,那里有着欢乐、幸福和善良。 我创作的这部《勐巴拉娜西传说》,里面有二十二篇神话故事...
更多>
勐巴拉娜西是云南傣族神话里一个神奇美丽的地方,也是世人向往的幻想国度,那里有着欢乐、幸福和善良。 我创作的这部《勐巴拉娜西传说》,里面有二十二篇神话故事。这些故事宛若一幅幅气势恢弘的画卷,又如一部部轻吟慢哦的史诗,既可连缀贯通,又可独立成章,围绕傣族英雄“召尚结沙”,生动地描述了一个个神话故事。 《勐巴拉娜西传说》也是一部神话史诗,文中充满了神奇瑰丽的幻想,塑造了具有特殊意义的一群神灵和一群凡人的形象,展示出一幅幅五光十色、虚幻而又古朴的画卷,具有一定的艺术鉴赏价值。 在傣家人心中,他们的祖先英勇无敌,神通广大,有着坚韧不拔、永不屈服的精神。《勐巴拉娜西传说》寄托着这个民族对祖先图腾式的崇拜与感恩,也寄托着他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基于此,在创作《勐巴拉娜西传说》时,我始终将“对人性的教化,对生命的考量,对爱情的追求,对幸福的向往”作为恒久不变的主题加以渲染。力求让每一个故事都精彩各异,但是全都充满了理想主义的浪漫色彩。所以,对我而言, 既要将《勐巴拉娜西传说》写成一部真正的傣族民间文学精品,更要将该书创作成一部英雄主义的浪漫史诗。 这本《勐巴拉娜西传说》中收录的神话故事,很多主人公都是以召(国王)、英雄和公主婻(漂亮的姑娘或公主)的爱情神话来凸现的。尤其是傣族英雄“召尚结沙”,就像古希腊神话《荷马史诗》中的奥赛德,彝族创世神话《查姆》里的阿卜独姆,佤族创世神话《司岗里》里的大神“梅依吉”一样,是神话中英雄的化身,他经历了磨难、坎坷,最后成为万人景仰的救世者,终成正果。 所以说,始终将英雄主义和浪漫主义作为创作愿景加以渲染,使之融入这部神话故事的每一个篇章,这既是我的创作初衷,也当是读者的美好愿望。
灰色的生活
十四野
小说主要讲述了高考后的灰仔为了逃离家庭的暴力和压迫,而迷惘瑟瑟来到了工厂打工,在工厂打工的岁月流时,与及生活的点点滴滴中,让他面世面深刻地经历磨练了一些社会低流乱俗,同时,他也收获了初恋,与工厂里的“黑铃”相识相恋,但渐渐,工厂的这面镜子让他面目到绝望,爱情也经不住现实的考验而分解破碎;之后,灰仔对工厂里“咸鱼”这般的生活感到绝对的厌倦,于是,他决定重新入学就读,在新的环境希望下学习,他得到了一段与“白燕”的快乐阳光恋情,恋爱中却是遍布各种离奇的荒诞,在半读学中,灰仔的学业黯然“堕落”,他与白燕终是差那么一点之间,可惜是悲惨的幻灭;后尾,时间仿佛过得很快,灰仔成为了一名小作家,半声半色混入了娱乐圈,她深情了一位叫做“红小姐”的神秘女人,他可以用生命去为她呕心沥血量身定做任何的剧本,可红小姐心却事业,注定两人是没有名分之缘的,红小姐成名后离开了他,这使他似一无所有,对人生彻底的绝望了,他开始变得颓废,堕落,变态,自暴自弃,他通过吸毒、赌博、沾染色情,自禁自虐来让自己存活的社会深渊一角的证据......
热度 38

作品简评

这是一篇意义上更为严肃的“青春文学”,不存在童稚型的浪漫情节想象。作者对生活的观察和理念细致、深入,语言生活化,反映了打工阶层真实的情感现状。不足之处则在于小说的叙事方式过于平铺直叙,部分语言细节不够简洁精致。若能有意增强叙述意识,会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十四野
更多作品>
作者简介
广东茂名高州人。
创作谈
《灰色的生活》是我的第一部小说,现在回想起来,我也很怪奇自己为什么要写一部这样的小说;可能是生活和社会的压抑吧,也可能是无聊、苦闷在荒诞的奇思妙想中,毕竟...
更多>
《灰色的生活》是我的第一部小说,现在回想起来,我也很怪奇自己为什么要写一部这样的小说;可能是生活和社会的压抑吧,也可能是无聊、苦闷在荒诞的奇思妙想中,毕竟小说也是来源于生活激荡起的杂感,只在或浓或淡之间;很惭愧,小说是第一稿,也是速成品(写着写着,灵感海涌疾笔),勉强流畅,内容多有错字和病句、情节等硬误,也限于水平和经验,对一些比较追求高格调,精工细质的读者实有抱歉!本想重新修订一下,但未际遇上空闲时间!敬请读者们对本作品的指教和感谢读者们的支持!
老街消失
姚大伟
消失不是一个词,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视觉上和心理的双重消失。
热度 37

作品简评

作者善于捕捉生活中的细节,简练的语言中闪现出其细腻而克制(是克制而暗里又波涛汹涌)的情感。《老街消失》讲的是拆迁,作者从建筑本身写,从人们最细微的日常写,常有闪光之处,“于是,我再次听见,那寻常的,又无比熟悉,动人的声音:米从米缸里舀出来的声音,米落入电饭煲内胆的声音,自来水侵入了米中的声...
更多>
作者善于捕捉生活中的细节,简练的语言中闪现出其细腻而克制(是克制而暗里又波涛汹涌)的情感。《老街消失》讲的是拆迁,作者从建筑本身写,从人们最细微的日常写,常有闪光之处,“于是,我再次听见,那寻常的,又无比熟悉,动人的声音:米从米缸里舀出来的声音,米落入电饭煲内胆的声音,自来水侵入了米中的声音,手搅在水里的声音,米搅在水里的声音,米流动着的声音,米剐蹭的声音,板凳摩擦地面的声音,手掰菜根的声音,手取刀板的声音,手切菜的声音,油进水的声音,锅铲炝锅的声音,装盘的声音。……那时,我看到外面,阳光肆意,无遮无拦。”这无疑比直写拆迁要高级得多。
姚大伟
更多作品>
创作谈
我确信,我写下的老街,或者故乡,不仅仅属于我自己,属于我故乡的人。它不是个人经历、感知,而是普遍的、群体的痛点。在当下的社会里,哪个城市没有一条消失的老街...
更多>
我确信,我写下的老街,或者故乡,不仅仅属于我自己,属于我故乡的人。它不是个人经历、感知,而是普遍的、群体的痛点。在当下的社会里,哪个城市没有一条消失的老街呢?谁的故乡又不是在一点一点消失呢?先是一栋建筑,一茬人,然后是一条巷子,一条街。真实的、有血有肉的街道,不是枯竭,而是死亡、消失。成为隐遁在地方志里的一个名词,就像安放在墓碑上的人名。于坚《故乡》开头说:“从未离开,我已不认识故乡,穿过这新生之城,就像流亡者归来”......我用文字归来。
行走的我们
沉香
青春是一趟旅行。一个人的旅行,虽说洒脱,但未免过于孤独。在路上,我们总会遇见一些人。有些人,我们结伴而行;有些人,我们擦肩而过;还有些人,注定了挥手别离……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之所往,也许短暂的交集,只是旅途的一个驿站。天亮之后,我们又朝着不同的方向出发。 时间能够把你身边的一切都带走,唯独留下回忆。无论走向何方,总有些风景让人刻骨铭心。回忆就是冬日的一壶美酒,在寂寞的时候,温暖你的心。
热度 36

作品简评

《行走的过程》散发着人间温情。作者洞察力较强,写人写物都能够通过细微之处打动读者。《老屋》中对家人过去的追忆,《遇见爱情》中青春的悸动,《等待一朵花开》中对岁月的守候,《致农民工》中对劳动者的期盼......身边发生的故事,乐观而热情地拥抱生活的人们,他们平凡的生活中散发出动人的光泽。
创作谈
每个人的成长都会伴随着许多故事。《行走的我们》写得挺杂的,虽杂乱无章,但每一篇的字里行间,都诉说不同的情感,试图寻找心灵的慰藉。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单纯为...
更多>
每个人的成长都会伴随着许多故事。《行走的我们》写得挺杂的,虽杂乱无章,但每一篇的字里行间,都诉说不同的情感,试图寻找心灵的慰藉。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单纯为了把自己经历的,或者听说的一些有趣的、刻骨铭心的东西记录下来,不至于回忆都随着岁月飘散去了。要是我的文字能够给亲爱的读者带去一丁点儿阅读的乐趣或者生活的感悟,那将是我极大的荣幸。
来历不明
叶城
一个80后的城市与乡村记录,用真实还原时代的真相。当一个时代结束,我们都将成为来历不明的人。
热度 36

作品简评

作品文字成熟,对结构的驾驭也十分巧妙,这使一部处理个人经验的作品变得陌生而具有难度,甚至有些更像是小说而非散文。比如,在《这一切看起来如此正常》中,梵高、拜伦、巴尔扎克三人频繁穿插于行文之中,将“我”的精神状态处理得十分到位,这让整个散文有些像处理人物精神的意识流小说;而在《食指上》、《新...
更多>
作品文字成熟,对结构的驾驭也十分巧妙,这使一部处理个人经验的作品变得陌生而具有难度,甚至有些更像是小说而非散文。比如,在《这一切看起来如此正常》中,梵高、拜伦、巴尔扎克三人频繁穿插于行文之中,将“我”的精神状态处理得十分到位,这让整个散文有些像处理人物精神的意识流小说;而在《食指上》、《新洲是个岛》这两篇文章中,对时间和故事结构的把握,也使得一些相对普通的经验变成了经过精心处理而耐人寻味的故事。
作者简介
叶城,原名周锋,80后作家。
创作谈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算是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现实生活中,为了能够活得好些,活得体面一些。我会不断地伪装自己、不断克制和隐藏自己真实的想法、做些违心的事、说...
更多>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算是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现实生活中,为了能够活得好些,活得体面一些。我会不断地伪装自己、不断克制和隐藏自己真实的想法、做些违心的事、说些违心的话,和一些自己厌恶的人交往并极力做到十分友好。这样真的很累。每当一个人,静下来时,我会为自己做过和经历的这些事情,感到不齿。而在写作的过程中,我会看见另一个自己顷刻复活。我会极力反抗所有让自己鄙夷的事情,呈现一个真实的自己,包括欲望、野心、喜好与虚伪都从不掩饰。我记录下那些亲身经历过的事情,那些遭遇过的人,还原出一个个场景。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的孤独和恐惧能找个地方安放,为了寻求现实与精神上的平衡,为了更清楚地看清自己。我是谁,来自哪里,最终又会去往哪里?这显然不是一个人的话题,也不是一个时代的话题,而是永生永世的人都思考不完的话题。来历不明是我最喜欢的一个词,它充满神秘,充满了无限可能和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