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花城 爱花城
来信
来信
  • (0)
作者:指尖流年 | 标签: 诗歌

我在北方边陲的小镇,低矮的小村我的小庭院,我的葡萄架,在四季更迭的荒芜里。我的远,又像一种近;我沉默,又近似一种诉说。常常我想,上辈子我定是做了什么坏事这一生都让我流放黑龙江这蛮夷之地并深爱上辽远,萧瑟,和空旷,顺着风,我像一个追风少年,深爱着一束芦花的轻我总是为起飞时的丹顶鹤捏一把汗我觉得它翅膀就要断裂了,它笨重的身躯啊我觉得,我写的诗歌是小字,像一朵小花一样,低矮又迷人;它是叶片上的光亮,一颗草露欲滴,折断了一束光的凌厉它是“手上的鸟,飞行中的小球”,之于我,更像一盆多肉,更多是一种绿的陪伴……

2.00元

所有评论(0)

指尖流年
关注作者

指尖流年,也用名“桑田”,黑龙江人。写诗2年半。有少量作品发表在《山东文学》、《诗领地》及美国《新大陆》诗刊。中国诗歌网“每日好诗”。

相关作品

扫描二维码下载App

扫描二维码关注

喜欢这篇的人也喜欢